置頂文章

很遗憾这里还是被墙了……羡慕自由的人们

很多年前我有一次和一个朋友在饭店吃饭,隔壁桌坐了四五个中年男人,喝酒,讲话很吵很大声。我和朋友实在有点无语后我们两个就决定观察一下,想听听对面到底在讲什么能如此慷慨激昂。结果我们听了40分钟吧,这些人的对话几乎没有任何有效的信息置换,大概的对话模式就是a讲一句「我从xxx 公众号上看说xxxxxx」,然后b会立刻反驳辩论或者支持引述自己从另一个公众号上读来的观点,最后c会再来一句总结同时引用第三个公众号的观点。总之如此反复进行这样毫无任何有效置换的交流,如果这段对话进行不下去了,就会有人出来举个杯子喊一声:「喝!」然后所有人立马举起杯子,干完杯之后,将上述的对话再几乎重复几轮。

其实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大部分人其实几乎是没有什么信息处理的能力,更不要讲从除了被动推送的信息源之外的地方获得信息,对此进行理解,学习,批判,最后形成一套自己的认知体系。很多人别看每天吃喝拉撒睡,接收的基本都是一整套信息源,早些年是各种公众号,这两年短视频时代兴起之后就变成了短视频。而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交流其实也没什么自己的观点,基本上就是为了打开话匣子不得已而为之将自己从这些地方看来的理解了四成的八手信息用自己仅有的一点表述能力错误地总结一遍。所以这大概解释了为什么很多你看起来觉得无比荒谬的理论,在你的亲朋好友间几乎如此流行,你想进行辩论或者反驳时甚至不知道从何处下手。

尼尔波兹曼想讲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只不过那个时代的批判媒介还是电视,他认为电视无法促使人们思考,后来当人们觉得这已经不能更糟糕时,140字的社交媒体出现了,140字的社交媒体出现之后,人们开始探讨碎片化阅读对思考的形象,而后你在公众号发文,做新媒体的发现你的文章中不插图不形成一句话一段的分段人根本就看不下去,而当你觉得事情不能更糟糕时,终于短视频出现了,一个视频只要15秒,你可以对下丘脑无限刺激。

而今天,你也不知道短视频会不会是最终的形态,也许不是吧,如此悲观的我们怎么会如此乐观。

这大概可以解释时常会有朋友来我这里询问,说和家里的长辈实在是聊不下去了怎么办。因为对你长辈来讲,那个信息接收系统已经彻底关闭了,他唯一能够接受的东西就是一个短视频三言两语最后粗糙制作的一个结论,中间几乎也没什么证据或者是逻辑连接。而如果你过去给他解释很多事,反而可能会让你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差。我曾经尝试过给我二姨解释一个现代政府运行的逻辑,结果我觉得我二姨看起来全程都像是一副机器人明显过载无法理解的表情。对于她而言,这些信息有点太多,过载,是很明显的那种机器人无法理解当前命令的样子。而她能够接受的东西就是短视频里一个人跟她讲外国人有多么坏,同时将这套理论反复传达给她周围的每一个人。

所以,无论你的立场如何,人还是要保持一个能够接受信息理解阅读最后输出的能力,如果最后大家在现实中都变成了短视频结论复读机,那么离那个美丽新世界也真就不远了。

“ 从2003年的非典、2008年手足口病、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2020年开始的新冠,连花清瘟一次次上演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戏码,没有让任何一次灾难的机会错失。甚至2008年汶川地震,连花清瘟也能尽力打造为国制药的企业人设。”

mp.weixin.qq.com/s/ome03MWGj4P

顯示討論串

买菜攻略:

我家情况比较特殊,本身是租户没有业主群,各大买菜软件不对此地开放,周围大型商超集体封闭。连抢菜跟团的资格都没有,只好另寻他法。目前行之有效的是两种:

1,通过抖音快手等平台,开启gps,查找附近的代购。或者直接搜索,“某地代买”, “某地代购”“某地蔬菜批发”等词。私联加群。多加几个群对比价格,运费30到100不等。价格偏贵,但支持单人物资配送。

ps:黑中介横行,配送有中招风险。在消毒或有手套的情况下再接物资。

2,寻找仍对疫区发货的小电商平台,或者新开发生鲜区帮扶民生的非电商平台。基本集中在微信程序和微店。只知道三个,如果有新的推荐可以补充。

享库生活(目前仍未发货),千千惠(群友买到了),新干线观察(邻居买到了)。

3,通过微博,抖音,微信等社交平台,寻找当地互助群。可以经常看下抗疫超话,和抖音的词条,会有人宣传。
群里一般是走团购路线,由群友分享自己能买到的团购链接,也会有商家打广告。且群里消息灵通,知道各地方团购群,运气好的话可能能把你拉进你也不知道的本地团购群里,就能从此抱上大腿。偶尔会有非团购可以捡漏的货物,或者起送量比较低的生鲜牛奶。
联系方式就不给了,我在上海,可以私聊微信拉你进群。(非广告,不加勿扰)

ps:实在没办法的友友也许要突破自我,先团起送量比较小的,后期再图谋卖出去。当地如果是老小区太高端昂贵的东西和蔬菜包会卖不出去。老人家比较省。

如果小区有仍然开放的店铺,或者志愿者愿意帮忙,就厚脸皮叫志愿者帮忙宣传,贴一个你的微信码在公共区域,自己建群当团长吧……

蛇蛇吃饭照片 

#素面不是面
紧急放点蛇蛇吃饭
我把全过程拍下来了,拍得素面很不开心,不耐烦地扭头,不想被我拍

好嘛好嘛,我去给你搞个架子,把你的窝放在架子上,远远地拿长焦镜头拍你,不打扰你吃饭,好不好

1月24号到的,到2月12号才去菜鸟驿站收货。

顯示討論串

收到了河北沧州的电话,我很犹豫要不要接,然后果然是卖家。😹

知道了,原来是没有自定义表情包。所以tusky直接显示没有表情包……

才发现这里没有自定义表情包,只能纯文字记录。

如果还有小朋友不知道臭名昭著的“百日无孩”: 

维基://“百日无孩”是指1991年在中華人民共和国山东省冠县、莘县、陽穀县等地发生的惨绝人寰的计划生育运动。有报道称运动从1991年5月1日开始,持续至8月10日,旨在遏制当地的出生人口。政策主张当地妇女无论是怀孕第几胎,还是怀孕几个月,一概强迫人工流产,以此造成社会恐慌,以及大量孕妇被迫流产。//
想一想几个县那么多人,什么时候怀孕、什么时候临盆是自己能定的吗?一百天没有新生儿出生,有可能吗?政府有可能提前一年告知居民几个月期间不要怀孕吗?这种行为几乎是屠杀。
这不是发生在60、70年代,而是改革开放后的1991年。
但是主导者(冠县县委书记曾昭起)后来不但没有受到任何追责,反而官运亨通,07年做到山东省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光荣退休。
zh.m.wikipedia.org/wiki/百日无孩

RT @[email protected]

看到北京電影學院無故封校,學生行為藝術抗議,然後話題被各種封鎖🤪
照片我早上看到的時候存了幾張,紙板上寫著「非必要不出籠」
剛看到時沒發,因為不知道會不會被「別傳外網」,但現在看基本微博上被刪得一乾二淨了,豆瓣還能有點倖存的,就還是覺得需要紀錄一下這件事⋯⋯

🐦🔗: twitter.com/There4I/status/146

顯示較舊嘟文
Mastodon.hk

Mastodon(萬象)是屬於未來的社交網絡︰無廣告煩擾、無企業監控、設計講道義、分散無大台!立即重奪個人資料的控制權,使用 Mastodon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