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文章

🛑NOTICE🛑
因應原作者 *仲* 係放緊假,
將會無限期暫停更新,
直至作者歸位為止。

置頂文章


趁有政客講Twitter,我都講下自己用Twitter嘅心路歷程(?)
其實我2018年已經開,但冇用過
去到前年先清走啲塵做任務
直到11月之後,HRDA過咗,民主派區議會贏咗,理大差唔多完,自己又就嚟考公開試,想專心溫書
所以停咗一排到上年六月
發覺自己嘅TL積埋一大堆其他人嘅retweet
所以自己做自己嘢
但係又唔想淨係做bot
混醬/Weekend Standard Bashing因此而生
時不時寫廢推
效果當然無就咁retweet咁好
但係我想好似打水漂咁不斷試
直到彈到好遠好遠為止
------------------------------------------------------
呢篇嘢喺Twitter po 過,依家個acc無咗,但係我個理念都無變,以此共勉之。💪

对外国人肯定咋好听咋说,咱们要是信了他们说的那就尴尬了。

一個台灣畫手的圖被大陸某淘寶店盜用,網友建議舉報台獨,效果拔群

壹傳媒張劍虹稱蘋果日報運作及資金財務絕不受影響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根據《香港國安法》,凍結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持有的壹傳媒有限公司股份,以及他擁有的3間公司於本地銀行帳戶內的財產。根據《蘋果日報》報道,黎智英現時持有71.26%壹傳媒股份。

報道又引述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劍虹表示,黎智英被凍結資產事件與壹傳媒集團戶口完全無關,集團及《蘋果日報》的運作及資金財務絕不受影響。

李家超今日根據《香港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附表相關條文,發出凍結財產的書面通知,向相關人士及機構作出指示,不得直接或間接處理某些有合理理由懷疑是與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相關的財產。

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

梁凌杰死因續研訊 消防稱意識事主未必跌落氣墊但做盡

前年反修例事件期間,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墮樓身亡,死因庭繼續召開研訊。

時任消防總隊目表示,現場有欄杆阻礙放置氣墊,承認意識到事主未必能夠跌在氣墊上,但消防無充足時間拆除欄杆,亦有一定危險,形容在當時環境已做到最盡,氣墊亦只是防衛性工具。

時任立法會議員鄺俊宇表示,當日希望與事主溝通但被拒,最大遺憾是不能同對方講到一句說話,若發揮到作用或可避免悲劇發生。

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

前年在大埔以利刀襲青年 內地男子判囚6年4個月

一名24歲內地男子前年在大埔「連儂隧道」,用刀襲擊一名正在派發傳單青年,男子承認一項有意圖而傷人罪,在高院判囚6年4個月。

法官判刑時表示,被告有預謀犯案,案件非常嚴重,事主在案發後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終生影響心理功能,形容是毀了一名年輕人的一生。法庭必須譴責暴力,認為暴力無助解決政見分歧。

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

习近平这水平……中国一个这么讲究情商说话的艺术的地方,都没一个人敢教男也说话

希望韩国编剧们多多学中文并且看懂中国新闻,然后拿去写剧本。这片土地每天发生的新闻都是好故事。我们没法写没法拍没法探讨的东西,想交给你们😭

舆情引导关键词一览:造谣、真相、让子弹飞、剖肚取粉、境外势力、理性、颜色革命、带节奏、调查效率、热搜、反转、道歉、跟风、别有用心、无脑、阴谋论。
他们要切断你的共情力,打压你的求知欲,冷血化你对社会的热血,分解一切人们自发的呼吁和联盟,歪曲舆论的真实诉求,忽视人群中真实的不满,并把所有抗议都污化成对党和国家的颠覆,由此宣称世界又危险了那么一点,他们又伟大胜利了一次。

刚刚在豆瓣上看到的,私以为非常有道理:

【如果关心孩子、关心女性、关心劳动者、关心动物权益……都属于景外势力,景内势力那得多没人性多残暴啊。】

#到底谁在实锤辱华

过去这两天我又陷入了去年很常见的崩溃状态,脑子里几乎没有办法想别的事情。特别当舆论开始“神乎其技”地往境外势力发展的时候,我对这个地区这部分人类感到绝望。甚至怀疑“正常人是少数?大多数人已经麻木了已经疯了?”但我今天听道长八分的时候突然想通了一件事:这些可怕的声音和意见也许是有组织的或者被网络放大了的,我还是相信很多沉默的人跟我一样惋惜年轻生命的逝去、愤怒于有关人员的隐瞒和掩盖。
但我们必须说出来,大声地、用力地到处嚷嚷,我们的声音能让尚有良知但陷入自我怀疑的人们意识到自己不是孤岛,让他们不至于被泯灭人性的浪潮淹没。
请大家不要停止发声,即使被删被攻击,如果这是没有尽头的黑夜,那我们可以让自己成为一点星火。

三、手举菊花,高喊“真相”的年轻人

晚上7点半,现场人群又多了起来。警察依然不允许人们摆花纪念。买了花的人们,便将菊花抽出来,分给了在场民众。“我拿着花站在这里,就是表明一种支持的态度。”一位年轻人说。

夜色之中,人群逐渐向校门口靠拢,围在警方拉起的警戒线边上,规模越来越大。8点半,几位看起来像学校老师的中年女士走出校门,走向人群。她们向在场的人说:“同学们,请你们赶快离开,我们有正常的教学秩序,是教学重地。”年轻人们回应她说:“我们只是想看到真相。”而在女士附近的警察,亦用手指着人群,发出警告。

人群的情绪在逐渐高涨,呼喊“真相”二字的声音从零星几声变成了统一的大合唱,直到最后在场所有人都手举白色菊花,齐声高喊“真相”。这时,一位警察突然抓住一位男士,众多警察纷纷冲入人群,抓住多位手持菊花的年轻人,将他们拖入校园,场面极度混乱(记者注:这些年轻人被带往派出所教育一番后,已被释放)。

一位新闻系大学生发出一条微博,记录了自己与两名同学在现场的遭遇。当时,其中一名同学正在用手机拍照,却被警察勒令他们立即全部删除。“后来越来越多的警察围着我们三个,一口一个要把我们『抓回局子里』,然后一口一个让我们『赶紧走,别多管』。”这位学生称,这些对话的内容都已经保留了录音。然而,这些录音却没能发出来,其微博账号在12日零点左右已被封禁。当天一同去现场的同学也已被炸号。

现场视频很快在网上疯传。带来的,是民意的撕裂。有人赞美成都年轻人追寻真相的正义感与勇敢,但民族主义的声音也迅速传播开来,这些手持白色菊花的年轻人被指“为境外势力”利用,称“有人在不怀好意地带节奏”。网上流传极广的评论是:“一看举花就懂了,这不是咱们本地闹事的套路,都是洋玩意儿。”

在微博上发布视频的网友,也迅速遭到了网络暴力。这位新闻系大学生过往发在微博的照片、所在学校等身份信息,也很快被扒出来,并遭到大量辱骂。在现场的年轻人对网络舆论的转向感到不可思议。“如果不是在现场,我都不敢相信一切被带偏成这样。”一位女孩说。

另一位看到视频后赶来现场的微博网友,发布了一条微博:“走的时候,在校门口对面的电杆柱子下放了朵花,出门前在小区花园摘的,因为校门口不允许放花,所以只好摆在了对面,我是个普通的成都市民,我只是为了祭奠一个小孩,没有任何人组织,没有任何人号召,我只是想要那么去做而已。”

夜里11点多,《新京报》发出一篇171字的新闻。其中,关于这个夜晚的内容只有一句话:“5月11日下午7时许,成都市四十九中校门口,有群众为林某某的去世表示惋惜,有人献上白色鲜花。”

四、后记

5月11日下午,有一位父亲也出现在现场。他声音嘶哑、说话吃力,喉咙上有一团褶皱,牙齿缺失许多,下门牙都没了。他说,那是做喉癌手术留下的痕迹,一切都是发生在女儿去世之后。11年前,他18岁的女儿在成都一所高中念高三时猝死,他为此不断上告、打官司,忙碌两年,最后依然没有得到一个道歉。他不在意没拿到赔偿,“拿钱有什么用呢?就是拿100万,每分钱也都是她的肉啊。1万是她的手指,10万是她的腿?你愿意花吗?”他说,“就是人突然走了,像刮骨一样的痛啊,你知道什么叫做撕心裂肺吗?”

“我来,就是想跟那个孩子的妈妈说,回家吧,没用的。”他说,声音极度苍凉。即便女儿已去世十一年,他或许已经讲过无数次这件事,却依然红了眼眶。但他的神情里,已不见喷薄而出的悲伤情绪,而是压制在骨子里的哀痛与无奈。那悲哀化成他脸上淡淡的苍凉的笑,和双眼看人时如深井一样的空洞。

Show thread

發生任何公共事件後,對官方處理方式提出質疑的:

遲d問清楚都係有罪嘎啦,唔信睇返大陸呢邊。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51

5月11日下午,有一位父亲也出现在现场。他声音嘶哑、说话吃力,喉咙上有一团褶皱,牙齿缺失许多,下门牙都没了。他说,那是做喉癌手术留下的痕迹,一切都是发生在女儿去世之后。11年前,他18岁的女儿在成都一所高中念高三时猝死,他为此不断上告、打官司,忙碌两年,最后依然没有得到一个道歉。他不在意没拿到赔偿,“拿钱有什么用呢?就是拿100万,每分钱也都是她的肉啊。1万是她的手指,10万是她的腿?你愿意花吗?”他说,“就是人突然走了,像刮骨一样的痛啊,你知道什么叫做撕心裂肺吗?”

“我来,就是想跟那个孩子的妈妈说,回家吧,没用的。”他说,声音极度苍凉。即便女儿已去世十一年,他或许已经讲过无数次这件事,却依然红了眼眶。但他的神情里,已不见喷薄而出的悲伤情绪,而是压制在骨子里的哀痛与无奈。那悲哀化成他脸上淡淡的苍凉的笑,和双眼看人时如深井一样的空洞。

光州之歌

我們曾經熱切地盟誓
不惜愛情、名譽與名分
要奉獻一生  向前衝刺
同志已不知去向  只剩旗幟飛揚
絕不要動搖  直到重生的那一天
歲月儘管流逝  但山川知道
醒來之後呼喚的  那熱切的吶喊
我將向前衝刺  活著的弟兄  請跟我來
我將向前衝刺  活著的弟兄  請跟我來

“獻給你的進行曲(光州之歌)”此曲是八十年代南韓最具代表性的「民眾歌謠」。是1980年5月光州抗爭時擔任市民軍發言人、死守到最後殉難的尹尚源烈士,與戀人朴基順(1979年參與勞工抗爭時死亡,當時係國立全南大學國史教育系三年級生)在1982年2月舉行冥婚並合葬在光州望月洞墓園時,韓國作曲家金鐘律借用詩人白基阮的詩作,特別為他們新譜的曲子,讓悼客們在現場高聲齊唱;80年代初,韓國反對運動人士藉這首悲壯的歌曲提振士氣,克服光州抗爭的失敗與挫折感。此後,這首「獻給你的進行曲」成為韓國街頭運動(包括工運、學運等)時,全民耳熟能詳的民眾歌謠。尹尚源在殉難前最後說的話是:「我們今天在這裡雖然失敗了,但明天的歷史會記下我們是勝利者。」

顯示更多
Mastodon.hk

Mastodon(萬象)是自由、開源的社交網絡。服務站各自獨立而互連,避免單一商業機構壟斷。找你所信任的服務站,建立帳號,你即可與任何服務站上的用戶溝通,享受無縫的網絡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