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文章

By the way 如果呢邊再有啲咩冬瓜豆腐嘅話,我哋喺平行宇宙嘅另一邊再相見:
@WestKnight

顯示討論串
置頂文章

林家謙:某種老朋友
//總少不免驟然遇上當然就 為美好光影感激可以隨身走//
喺中學時,我透過朋友識到一個相當熱情嘅師兄。當初,連我朋友都覺得佢好煩,唔想接近佢。但當佢去外國升學,以往一齊避開佢嘅日子消失,我逐漸覺得佢其實唔差。我哋曾經約好咗,佢喺一年後返嚟香港嗰時,再同佢食餐飯。但係一場武漢肺炎冚曬所有餐廳,呢個約定最後都實踐唔到,依家怕且早已忘記對方。

而我嚟毛象之前,曾經玩過Twitter。雖然我唔係好融入到網友嘅圈子,但我總記得一啲嘢:嗰個我出親Tweet都會like同share嘅網友(我仲記得佢個username)、成班人轉侵個大頭做icon(我無份)、retweet外國政客撳到手軟。然後,我個account突然間就無咗。當時唔想用「太右翼」嘅MeWe同Gab嘅我,突然間就要同呢個地方講再見。

但係,我想繼續講落去,於是嚟到毛象。而喺呢一年間,我喺呢度寫嘅嘢,比我自己lG更加密,更加多;而我亦都見識到更多,我從前無諗過嘅嘢。

所以,感謝大家呢一年嘅容忍照顧。萍水相逢,自是有緣,願大家繼續可以好好講落去。
(2/2)

顯示討論串
置頂文章


小弟係一個香港二年級文化研究嘅學生,依家誠邀由中國社交平台移民到毛象嘅朋友做個訪問:
🦣課程:大學通識研究
🦣研究主題:中國「網絡流散族群」的身份認同
🦣需時:若一至兩小時
🦣方式:全程毛象私信進行(不會另外索取通信資料)
🦣訪問原文衹供本人研究之用
🦣不問及個人敏感資料(最多衹問性別、年齡及現居國家,不問網名)
🦣歡迎轉發,五毛/粉紅/自干五免問
時間緊逼(份嘢星期三就要交🙈),感激不盡!

置頂文章

晚媽媽,靜靜哋update下。 TLDR:未死。 

斷咗N日:
其實開呢個欄,係因為平時大家喺其他social media睇咗好多政治評論/鳩噏,嚟到呢個少人啲嘅地方,希望可以睇啲唔關事嘅片放鬆下。
但係嗰日一係無嘢寫,一係無片夾到或者嚴重到難以落筆,再唔係就變成口水嘢,無咩實際嘢俾到人。就係咁,就一路hold住咗。
我都希望繼續寫落去,不過就要等到我真係有靈感嗰時先寫落嚟,唔好夾硬寫喇。


其實年初係有啲嘢想寫(港台仲衹係嫌LMF嘅歌粗俗嘅時候啊🙈) ,但係因為俾自己啲assignment綁手綁腳無落筆。到得閑嗰時,香港已經恍如隔世喇。
嚟緊都希望可以將我鍾意嘅嘢,同香港嘅事連繫埋一齊,俾大家一個唔同嘅角度。不過都係要睇下題材啱唔啱。


標題改自一個推友嘅欄目,其實衹係鳩寫嘅啫。建議大家:要將自己激到爆血管嘅話,可以睇YT嘅「讓你耳目一新的影片」 ,掃完會想插盲自己對眼同埋割咗對耳仔。


由Twitter移植過嚟,死咗好耐喇。

大致上係咁,嚟緊會休息一陣,不過會繼續做CD-Rom,同埋偶爾留下言👋

置頂文章


趁有政客講Twitter,我都講下自己用Twitter嘅心路歷程(?)
其實我2018年已經開,但冇用過
去到前年先清走啲塵做任務
直到11月之後,HRDA過咗,民主派區議會贏咗,理大差唔多完,自己又就嚟考公開試,想專心溫書
所以停咗一排到上年六月
發覺自己嘅TL積埋一大堆其他人嘅retweet
所以自己做自己嘢
但係又唔想淨係做bot
混醬/Weekend Standard Bashing因此而生
時不時寫廢推
效果當然無就咁retweet咁好
但係我想好似打水漂咁不斷試
直到彈到好遠好遠為止
------------------------------------------------------
呢篇嘢喺Twitter po 過,依家個acc無咗,但係我個理念都無變,以此共勉之。💪

美帝这种极左组织啊,我都分不清是真蠢还是真坏,可能蠢的成分居多。人有狼牙棒,你有天灵盖。独裁者跟你讲屁的和平。独裁者只听得懂一种语言:B2 隐身轰炸机的钻地弹和 A10 攻击机的七管加特林。

Wordle 3/7

⬛⬛🟨⬛🟨
⬛🟩🟨⬛⬛
🟨🟩⬛🟨⬛
🟩🟩⬛🟩⬛
🟩🟩🟩🟩🟩

China 'prevents' demonstrations in Hong Kong just by arresting people before hand, just in case you know :blobderp:

#China, the new North-Korea, only the most sucky Korea

🇨🇳 :pooh:

象友的总结太形象了,配上这两幅象上看到的图片,恭贺今上千秋万代:
@xiaoqiao
“寄人篱下多年,满怀欣喜归家,发现爹是个法西斯,思想不开化不说,还动不动揍得你满地找牙,你稍有反抗,同胞兄弟逢人就骂你不孝,典型东亚叙事了就是说。”

我高中西史老師昨天晚上移民去了……😔
其實沒有他上課的生動演繹、自身遊歷的種種見聞,我DSE可能不會選修西史。
他可以很mean、很高要求,但也有心思細密的一面
對mother secondary school,我往往想起一些不愉快的回憶
惟獨修讀他的西史課,是我中學生涯最快樂無悔的日子之一

妈的,普丁的百米缓冲桌好歹是个好看的桌子,你这大白空地算什么?怕死都怕出了乡下赵老爷土嗨的味道

Wordle 1/7

🟨⬛🟨⬛⬛
🟩⬛🟨🟨⬛
🟩🟨🟨⬛⬛
🟩🟩🟩⬛🟩
🟩🟩🟩⬛🟩
🟩🟩🟩🟩🟩

???

刁柒頭躝返深圳訓啦,知自己仇家多,點解唔直接宣佈呢兩日戒鹽😅阻住個地球轉

顯示較舊嘟文
Mastodon.hk

Mastodon(萬象)是屬於未來的社交網絡︰無廣告煩擾、無企業監控、設計講道義、分散無大台!立即重奪個人資料的控制權,使用 Mastodon 吧!